2022年“中国海南芳园国际艺术村”杯中国垒球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正在绍兴棒垒球体育文化中心进行。首次推出的联赛为9支队伍提供了“以赛代练”的平台,也给了一群“老垒人”探讨交流的机会。这群“老垒人”见证了过去中国垒球的发展,又在打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刘雅明原是北京棒球队队员,1983年成为国家女子垒球队的教练员,辅佐当时的主教练李敏宽,亲历国家女子垒球队在1986年第六届世界垒球锦标赛、1994年第八届世界垒球锦标赛和1996年奥运会夺得亚军。刘雅明1991-1994年和1997-2000年期间两度担任国家队主教练,2021年,60多岁的他第3次担任中国垒球队主教练。

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体育“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中国垒球队也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刘雅明对1983年中国垒球队击败新西兰、日本等世界强队获得第2届香港女子垒球邀请赛冠军记忆犹新。他认为上世纪80、90年代中国垒球队多次到昆明冬训,保证了训练质量。刘雅明笑称这是一段“披星戴月”的日子。因为昆明地处祖国西南部,冬天早上6点天还没有亮。中国垒球队一天4练,分别是早晨、上午、下午、晚上,每天训练量8-9小时。因此在早晨和晚上,经常有星星和月亮作伴。

2021年陕西全运会后成为上海队主教练的陶桦1989年进入国家队,1996-2004年3次代表国家队参加奥运会,2008年作为教练员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她说:“海埂集训,我们天没亮就开始晨跑、练基本功,借助路灯的光进行挥棒练习。”

现河南队教练兼领队的张丽芳1999年首次进入国家集训队,见识到了国家队的训练。2003年到2010年,她作为国家队主力,参加了2次奥运会。她说:“代表国家队,是一份荣誉。在国家队的7年,我每次都刻苦训练,比赛也兢兢业业。”从2005年起成为国家队一员的王兰,虽然没有参加过奥运会,但她说:“代表国家队参赛,是荣誉、更是责任。”

1996年棒球和垒球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中国垒球队打入决赛,获得亚军。刘雅明说:“这是一枚来之不易的银牌,轰动了国内外。”

中国垒球队曾获得亚洲女子垒球锦标赛四连冠(1987、1991、1995、1999),并在上世纪90年代的3次亚运会(1990、1994、1998)上都获得冠军。这些都是苦出来的冠军。

当时国家队冬训,从北京出发,要坐50多个小时绿皮火车才能到达昆明,教练和队员在昆明冬训,一待就是4个月。1986-1990年,国家队在河北秦皇岛基地集训。当时训练条件比较艰苦,为了保证训练质量,避免运动员受伤,老教练身先士卒,带领教练组及部分队员,从海边沙滩挖沙,把沙运到球场“填坑”。刘雅明说:“老一辈艰苦奋斗和奉献精神都是这样潜移默化地传承过来的。”

今年中国垒球联赛首次推出,第一阶段在绍兴进行,从7月2日到19日,9支队伍在18天的时间里,都要打16场比赛,共72场。今年7月绍兴正好是高温天气,垒球队员在比赛中全副武装,一场比赛下来,汗流浃背。国家队主力投手王兰说:“运动员需要比赛来检验训练水平,否则就是闭门造车。我很高兴能够见证中国垒球联赛的举办,并投出联赛第一球。”即使在场外的教练员,一场比赛指导下来,衣服也湿透了。河南垒球队的教练兼领队张丽芳说:“我们非常珍惜中国垒球联赛这样一个平台,老队员和小队员都得到了提高。”

“老垒人”都有一股从心底里喜欢垒球的热情。2002年,为备战2005年的全运会,宋秋元成为新成立的江苏垒球队的主教练。他创造了江苏垒球队从2010到2021年全国锦标赛“十二连冠”和2013到2021年全运会垒球“三连冠”。宋秋元介绍说,不少垒球队员退役,转型到教练,继续在垒球场上耕耘,上海垒球队的主教练陶桦是个典型。宋秋元说:“从球员到优秀球员,再到主教练,陶桦的经历对年轻教练都有很好的启迪作用。”他介绍到,垒球界的女教练除了陶桦还有国家队助理教练魏嫱、广东主教练张卫红、四川队的助理教练俞慧莉。其中,张卫红和王兰是宋秋元从甘肃选拔并培养的队员。

这样的教练其实还有不少。张丽芳2013年退役,因割舍不下对垒球的热爱,2020年担任河南队教练兼领队,当时她的小孩才3岁。天津队的主教练陈文元明年退休,这次他带领年轻的天津队全程参加了中国垒球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

垒球界有“一个投手、半支球队”的说法。现在,已经有17年国家队经历的投手王兰在为杭州亚运会备战。同时,她也为浙江垒球队冲击2025年全运会参赛资格而努力。绍兴正在打造“中国棒垒球之城”,浙江垒球队将以“省队市办”的模式落地绍兴。王兰希望自己培养的弟子进入国家队,参加奥运会。

赛场外还有一群人在奉献,如裁判团队、赛场保障人员等。张新华等4人在连续18天中,要负责每天4场比赛的场地准备,每天需要对场地进行12次“修补”,几乎是“来得最早、回得最晚”的团队。张新华说:“我与棒垒球结缘已经50年了,场地保障是比赛中最重要的一环。”据了解,张新华以竞赛裁判、负责赛事保障及竞赛组织人员等身份参加了自1979年以来历届全运会、3次亚运会、2次亚锦赛、1次东亚运动会、1次奥运会的相关垒球工作。

正如中国垒球协会主席杨旭说:“有了这样一批有事业心的垒球人,中国垒球联赛一定会更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