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冰城越来越多室内冰场的出现,“玩冰乐雪”已不仅是冬天的专利。初春,记者对哈尔滨几家冰上俱乐部踏访发现,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童子军”加入冰上运动。这些变化折射出家长意识的改变和冰上群众体育运动的参与度在逐渐提高。

旋转、滑行,穿着美丽的衣裙在冰场上翩翩起舞。这样的场景,不是在花样滑冰的比赛现场,而是哈尔滨某冰上俱乐部的一隅。利用周末两天时间,记者走访冰城几大冰上俱乐部,每个俱乐部的室内冰场都有在冰面上滑翔的孩子。花样滑冰、冰壶、冰球甚至短道速滑,每个项目都有众多的孩子参与。

“东北孩子不会滑冰那就太遗憾了,”悠悠的爸爸对记者说,“哈尔滨市新秀滑冰俱乐部和孩子的幼儿园合作,孩子接触花样滑冰就喜欢上了,现在每周都滑,孩子喜欢,家长就支持。”悠悠爸爸和记者聊着天,眼睛却“绑定”在正跟着教练练习旋转的悠悠身上。飞扬冰上中心总经理姚楠透露,从2015年俱乐部成立到现在,俱乐部学员从40多人已经发展到常态化的300余人。“学习冰壶的孩子每年都在增多,每年坚持练习冰壶的孩子都能在30人左右。”顺时针冰壶俱乐部教练王海成也深有同感。

“从2015年底进入2016年,很多中小学生包括成年人都来滑冰。这与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有一定关系。今年成年人参加滑冰的上升趋势特别快,儿童今年的生源也特别好。”哈尔滨新秀滑冰俱乐部总经理杨志刚介绍,“各个俱乐部,花样滑冰是参加人数最多的培训项目。”虽然花样滑冰更受欢迎,但短道速滑、冰球等身体对抗性强的运动对孩子来说也深具魅力,“我超喜欢短道速滑!滑起来很快很帅气。”谈到短道速滑,10岁的男孩瑞麟毫不掩饰自己的挚爱。“练习花样滑冰的孩子中,女孩占大多数,而短道速滑的男女比例较为均衡。”随着参与者的增加,种类丰富的项目也为孩子和家长提供了更多选择。

来自哈尔滨的小学生刘颢苏与冰球已有两年的“情谊”。这个11岁的男孩子,从接触冰球后就深深地迷恋上了它。“当时送他学冰球觉得这项运动适合男孩子,能增强体质意志,又能锻炼临场应变的能力。孩子原来做事没有那么积极,练上冰球后性格变得更积极了,敢打敢拼。现在打冰球对他来说是生活必需品,连感冒了都要坚持上场。”提起这项冰上运动,刘颢苏的妈妈苏女士觉得好处多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家长认识到爱好一项运动对孩子的重要性。“一天滑两个小时,锻炼锻炼身体还是挺好的,他在冰场上还能有一个小团体,接触接触小朋友也挺好的。”一位家长对记者说,“现在孩子小,学业不紧张,上初中后学业重了,如果孩子还喜欢我们也会让他坚持,每周运动一段时间不会对学习有什么影响,反而更能促进学业。”坚持一项运动的意义已不仅是运动本身,而是更能体会坚持的力量、协作的精神和持之以恒为生活带来的点滴改变。

姚楠认为,我省滑冰运动群众基础好,很多家长想让孩子滑冰,就是找不到合适场地。“现在大家普遍认为滑冰是局限在冬季进行的运动,其实随着室内冰场的兴建,滑冰是四季皆可进行的。室外冰场适合玩冰戏雪,若进行系统训练和学习,室内冰场是更合适的选择,因为冰面的平整性要好过室外冰场。”如今,省体育局群体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在每周末中午11时30分到13时30分在飞扬冰上俱乐部免费开放室内场地,并定期开展公益性滑冰活动。这些大型公益活动,在普及冰雪人口方面初见成效,“通过2015年10月到12月期间举行的公益滑冰训练营活动,已有越来越多的孩子爱上滑冰。”姚楠说。

滑冰人口不断增加也从另一方面折射哈尔滨室内冰场的捉襟见肘。多位家长表示,哈尔滨室内冰场之类的设施比较少,还是需要更多设施完备的室内场。“虽然冬天哈尔滨有室外冰场,但实际上又能有多少室外冰场供孩子锻炼呢?哈尔滨冬天温度太低,孩子在外面玩不了多一会儿,希望哈尔滨的室内滑冰场地更多些。”这是家长的共同心愿。对此,姚楠感同身受,“哈尔滨八区体育场、冰上基地速滑馆对外开放时间少,开放的室内冰上场地也较少,和市场需求不成比例。北京、上海的冰上群众运动能快速发展,除经济原因外,那里的很多商场都有冰场,让喜欢冰雪运动的人有地可去。”

除了室内冰场的硬件条件外,杨志刚认为,要更好推动群众冰上运动,希望政府能在购买冰场方面再给俱乐部一些支持,在中小学多推广冬季项目。“目前,我们也在跟中小学沟通,但有些人认为冬季项目有风险、有费用。如果政府能给予相关支持,我们可以进学校免费培养专业运动员,在冬季项目推广的群众基础拓宽方面再尽一份力量。”(赵怡 记者谭湘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