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背景音乐电子琴版《渔舟唱晚》,其作者是80年代初期上海颇有名气的电子琴演奏家浦琪璋。

浦琪璋通过对王立平的《潜海姑娘》主题音乐和民乐《渔舟唱晚》两首曲子的改编而产生为新的电子琴音乐《渔舟唱晚》。

1984年,中央电视台从浦琦璋改编演奏的《渔舟唱晚》中选取了其中1分33秒至2分42秒这一段做了无缝连接,作为天气预报的背景音乐,一直使用至今。

1978年,这部名为《潜海姑娘》的纪录片在全国公映,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好评如潮。

影片中唯美的水下摄影,欢快动人的旋律和潜海姑娘们优美的姿态,深深地感染了刚面临历史巨变的一代国人,成为新时期纪实电影创作的开端。

虽然这部纪录片只得十几分钟,但主创人员以一种崭新的视角去说故事,经过十几年长期的思想文化禁锢,看惯千人一面的样板戏,忽然间出现这种人性化的纪实片,让国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喜悦。

当时的水下摄影条件相当简陋,摄制组克服技术上的种种困难,融入到海南岛南海深处一群潜海姑娘当中,客观真实地记录了她们辛勤劳作的情景,把潜海姑娘的劳动场面表现得优雅、浪漫、动人。

《潜海姑娘》的主题音乐是纪录片的最大亮点,它旋律优美动人、欢快浪漫,随着纪录片在神州大地传播,这段旋律立即传遍大江南北。

这是我国优秀作曲家王立平的作品,王立平的作品有不少都与大海有关,先有这段《潜海姑娘》,后有《大海啊故乡》《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王立平的歌曲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格和鲜明的个性,优美动听、情深意切,富于哲理和文化品味,雅俗共赏,改革开放之初有一批广为传唱的流行曲都出自王老之手笔。

这段《潜海姑娘》的音乐,是国内第一次运用电声乐器配器的作品,王立平对这个划时代式的创作曾回忆道——

1978年,我在北京新闻电影制片厂工作,接到任务要为记录片《三八女潜水工》写音乐。

影片讲述的是海南岛的女潜海工人在海下种海菜的故事,应该说影片拍的很美,这些女潜海工人在水下的劳动也非常美,很像用高速摄影拍的慢动作,纪录女工们在水下游泳、种海菜、追逐海兔子等场景,像舞蹈一样曼妙、优美,海下的世界玲珑剔透,像童话的水晶世界。

我写音乐时非常投入,特别想把我对美好生活的感受用音乐表达出来。我不但写了音乐,还因为原解说词太长,完全没有给音乐展示的空间,就又用散文诗的风格重新改写了解说词,同时建议片子改名叫《潜海姑娘》。没有想到的是,总编室审查时竟然全都通过了。

当时是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思想还很受制约,我在《潜海姑娘》的影片音乐中使用了夏威夷电吉它。吉它这个乐器在“文革”中给人的印象是很不好的,那时的流行语是“土流氓玩刀子,洋流氓抱吉它”。我使用吉它不是想猎奇,而是因为水下清澈的、水面带有波纹的、涟漪荡漾的感觉,特别适合用吉它表现。

然而音乐写出来了,我却找不到会弹吉它的人。后来是新影厂的一个老编辑给我介绍了吉它大师陈志,当时的陈志因为在“文革”前教过吉它,而在街道上被打如另册,属于监管对象。他在建国门菜站工作,蹬着三轮车冬天送白菜,夏天卖豆腐。陈志来新影厂录音的那天,录音棚被围观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大家都是来听电吉它的,说明大家喜欢吉它。

这段优美的旋律后来由郑南填词,由蔡妙甜演唱。蔡妙甜,这个名字就充满了美好的女歌手,是我国改革开放后走红全国的第一代广东流行歌手,与其他音乐茶座出身的歌手不同,蔡妙甜是真正的科班,她毕业于广州音乐专科学校(星海音乐学院前身),经过严格、系统的专业训练,给她在歌唱艺术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被广州交响乐团录取成为独唱演员,在后来成为广东轻音乐团的当家,蔡妙甜银色甜美、清亮,擅长抒情歌曲演唱,当时的媒体这样评价蔡妙甜的演唱——如清新的晨风、像晶莹的清泉。

蔡妙甜成长于那个原创歌曲匮乏的年代,“扒带子”是那一代歌手的成名捷径,80年代初到中期,蔡妙甜灌录了一批卡带,当时什么歌火爆流行就唱什么歌,从《赤的冲击》到《古都惊雷》,从邓丽君到梅艳芳,柔情的激情的都被蔡妙甜唱了个遍,尤其是那一盒翻唱自《排球女将》的《青春之火》专辑,被称为“很有灵气”的翻唱,全国热销150万盒,蔡妙甜的名字也在神州大地响遍,人们甚至忘记了原唱另有其人,陶醉于蔡妙甜甜美的歌声里。

1990年蔡妙甜移居澳洲,在他乡,蔡妙甜依然继续她的音乐之路,从驻唱歌手到创立演唱团队再到声乐导师,蔡妙甜的音乐火花从未熄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